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弗亂其所為。

       這些話是不是太過嚴苛了?為什麼不斷要我接受我不想接受的考驗?我知道人生就是不停地戰鬥,但,眼前這場仗是不是太硬了?

       而且這場仗,是拿我媽的命來換。

       4/29,這是個讓我家接近家破人亡的一天!

       兩天沒吃東西了我,食量很大的我,怎麼能忍住那股飢餓,我也不知道,我知道我又瘦了,但是比起媽瘦了一半,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繼續活下去還是個問題,我又算得了什麼?

       電視上看多了病危通知單,但是,當我自己親手接過單子,簽上我的名字時,那種感覺比死掉還要難過,我的眼淚是用飆的,無法停止...。

        "壞死性肌膜炎"這個名詞曾經在一個慢跑馬拉松選手身上聽過,只是發生在媽身上,卻是如此地嚴重,嚴重到連開刀之後存活率都不到三成,這叫人情何以堪...

        醫生說媽這是在慢性自殺,身體內的肌肉組織全都腐敗壞死,且下半身幾乎都長膿包了,上半身也開始在蔓延,還拖了兩個禮拜才看醫生,這根本就沒有存活的意志。

        我好難過,我好想媽,我知道問題的所在在哪,只是這時候再來怪誰也已經於事無補,我什麼都不要了,我只要媽能平安回來。

        我是一個很愛哭的男生,但為了給媽信心,今天去看他我依然是開朗地面對他,且告訴她:"放心,我長大了,我是老大,家裡有我扛,你放心在這聽醫生跟護士的話,很快你就可以回家了。"但...其實我眼眶裡的淚忍得很辛苦...

        只是媽媽的回應讓我很難過,她猛向我搖手,示意"不要"。她要拔管,她要自我了斷,她連她最疼愛的小妹都要拋下了,如果我沒有告訴她妹妹在家哭著等他回家,我想,今天早上她會硬生生地將所有的管都拔掉...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看到那手術的傷口,本來就很愛哭的我的眼淚又止不住了,那一條條手術刀的痕跡,幾乎將媽媽切成兩半,傷口都沒有縫合,因為裡面有太多的髒東西還沒清完,所以傷口是完全切開放在那,讓髒東西慢慢流出來的,那條縫...那條傷口...我知道媽很難受,但妳一定要忍住...

        老天,眼淚流到已經流不出來了,經我也已經唸了上萬遍,我別無所求,我只要我媽平安回家,我不介意把我的命給她,只要她回來。

        媽,我好想妳!

        媽,妳說過暑假要我帶妳去南部玩,我說母親節要請妳吃大餐,妳說過妳要等我賺錢買豪宅給妳住,妳說妳要等我帶一個很像樣的女朋友給妳看,妳說......妳說......妳回來阿...不然我怎麼一個一個實現給妳...

        從昨天開始,我的耳邊就時時刻刻出現"魯冰花"的旋律,我好怕,我好怕那七成的死亡率真的實現,老天爺,請再給我們多一點時間..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咖啡 的頭像
咖啡

咖啡屋

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