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有好多事情困擾著我,可是這些事情卻是無法說出口的,一言難盡。

        很多時候,自己都不知何時在背後被捅一刀,摸不著任何頭緒時,卻已經死無對證了。當成為刀下冤魂,釐清一切時,卻已為時已晚,早已被打下地獄了。

       還記得很多年前,那是國二下吧?!剛從新埔國中轉來丹鳳國中不久,因為孫至緯的關係,我很快地跟這個新班級混熟了,大家也在興致勃勃下一起創立了個家族,當然我也重新申請個帳號加入了,只是加入不久,我的帳號被盜了,還到各個家族留言,當然也包括了自己班級的家族。這一切我都不知道,我很少去家族看東西。

       很理所當然地,大家便開始不爽,開始排斥我,我自己有感覺,卻也不知為什麼,而也沒來問我原因,我就這麼得過且過地當自閉兒一段時間,孫才來問我狀況,這時我才知道一切事情。

       有時候很想跳出來為自己辯解些什麼,卻心有餘而力不足,對當時電腦剛普及的那些年,誰會去相信去鳥你這個原因?就當是你在家族亂說話了。

       就這樣,漸漸地開始遠離團體,開始獨來獨往,經常裝病早退,只為讓耳根清淨,讓心平靜。

       有幾次還幾乎擦槍走火,我的火氣真的上來了,真的很想就一通電話下去,讓他們永遠消失,有沒有這樣的能力,你們這些人心知肚明,我只是不想因為這種鳥事,搞成這樣。

       我學會忍,我學會逆來順受。不說話,不代表沒話說,不代表我懦弱,膽小,只是不想惹事生非。我只想平靜過生活,當家裡很多事情在煩惱時,我選擇不去理會你們這群無知的人。現在,誰的帳號沒被盜過,是吧?

       都過去了,那是我生命中最灰暗的一段過去,若不是黃老大,我大概不會繼續待在那吧。

       而現在,歷史重演,只是不同的人,不同的事情。
 
       20幾歲了,雖仍未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比起同年齡的人,我已比你們有太多的社會歷練。當初的我,都能選擇沉默以對了,如今,我更是能做到這點。對我來說,你們一點也不重要,有沒有你們,我的生活也不會改變到哪去。不,是沒有你們,我的生活會更好!!!已經大學生了,仍舊是如此地聽信謠言,以訛傳訛,謠傳是非,那與小學生有什麼兩樣?

       在公司我也選擇漸漸沉默,一來某人的雙面人行為讓我做噁看不慣,你自己是否比我忠心,大家心裡知道;二來是最近與同部門的某些人相處也不甚愉快,罷了,罷了。

       哀,為何自己做的事情比別人誇張甚多,意圖更為之明顯,而我只是用我自己娛樂大家,卻要在背後傳得如此之難聽,原來這就是"嚴以待人,寬以律己。"可真是令我大開眼界。

       現在我只希望,我能過平靜的生活,家裡一切都能穩定,趕快脫離三餐不繼的生活,遠離全家的報廢品...。我好久沒有吃到家常便飯了,我懷念的味道。自從去年差點與老母永遠別離的事件後,我無時無刻不珍惜著老母煮的飯菜,老母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 沒想過,一段北宜事件能在班上引起如此之軒然大波,反正,我沒必要多說些什麼,你們也沒權力看我的卡時。

       依然堅持著我的那句話:"懂你的人,自然懂。"

       上個月真多虧A67的試產,讓我假日8小時加班,平日30幾小時的加班,讓這個月能多些補貼。被錢追著跑的感覺很難過,尤其每隔不久就會收到法院催費單,那可真讓人心急與心煩意亂。

       真希望快點畢業,遠離小人。

       最後,我想說,幹,幹妳老母勒;操,我操你媽的B。


     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咖啡 的頭像
咖啡

咖啡屋

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